当前位置: 首页特色资源馆藏珍本 — 正文

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(内容更新中)

发布时间:2019.09.23 来源: 浏览次数:

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,为南宋理学家吕祖谦所著《十七史详节》中的一部,是他读史节抄备检的本子,也是南宋建阳书坊刻书的传世之作。

  

  宋刻本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

  这套精美的宋刻本古籍诞生于今福建省南平市的福建建阳书坊。南平地处武夷山北,盛产竹子和榕树。竹子可以造纸,榕树能够雕版,这就为建阳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制书条件。因此,南平是古代著名的雕板印刷集中地,在宋代时就有“图书之府”的美誉。宋时建阳书坊所刻印之书统称“麻沙本”或“建本”,与浙江临安刻印的“浙本”、四川成都刻印的“蜀本”齐名。

  在建阳书坊的影响下,建阳是个人才辈出的地方。这里不仅诞生过编著《诗人玉屑》的宋代诗词理论家魏庆之,也诞生过科举时代最年轻的状元——明洪武时期的17岁状元丁显。

  形制

  日常生活中,你是否经常听见“32开”“16开”等这类形容书籍的熟悉词语呢?为了让书籍更便于携带,现代款式图书的开本多为32开和16开。

  而中国古代线装书的开本,常见的有6裁、8裁和12裁。在宋代,除了注意书籍的开本外,将书籍制成巾箱本也是另一种使书籍便于携带的做法。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的形制便是巾箱本。

  实际上,早在唐代虞世南《北堂书钞》中就出现了“巾箱本”的记载,但是这并不代表使用“巾箱本”这一形制是当时刻制书籍的通行做法。到了南宋,戴埴《鼠璞》记载“今之刊印小册谓巾箱本,起于南齐衡阳王手写《五经》置巾箱中”,这一文献才明确了巾箱本的形制特征。

  除了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是巾箱本,根据《天禄琳琅书目》中的记载,宋版《东莱家塾读诗记》、宋版《南华真经》、宋版《玉台新咏》也都采用了巾箱本样式。

  由于现存的宋刻巾箱本数量不多,南京大学图书馆所藏的这套巾箱本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便因此更加珍贵啦。

  

  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中的地图

  作者

  这本古籍作者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宋代著名理学家吕祖谦。吕祖谦,字伯恭,世称东莱先生,是南宋著名的理学家、文学家。

  

  吕祖谦

  他和朱熹同为宋代大儒,淳熙二年(1175年),吕祖谦从浙江到福建与朱熹会晤,两人在寒泉精舍相与读周敦颐、张载、程颢、程颐等著作,感其“广大闳博,若无津涯”。为了让初学者更易把握其要义,他们辑成14卷《近思录》,嘉惠后学。这本切磋论道之作,成为研究南宋理学不可绕过的著作。

  价值

  每当听到“古籍善本”,很多人都会发出这样的疑问——这部书究竟有什么样的价值呢?

  从历史角度上看,根据《中国古籍善本书目》的著录,吕祖谦《十七史详节》在元、明两代都有刻本,但题名为《吕东莱十七史详节》或《东莱先生南史详节》的刻本,皆不同于南大图书馆所藏的这本。今天可以拿来比较印证的,只有缪荃孙所藏的宋刻巾箱本《名公增修标注隋书详节》,它的版式、字体、墨色、纸张等均与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类似。因此南京大学图书馆的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是极稀见的宋刻珍本。

  不仅如此,从书籍上钤盖的印章来看,仅仅历经清代、民国,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就经过了季振宜、鲍廷爵、石谷风等贤人雅士的前后递藏。

  

  从书迹版刻艺术的角度上说,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也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佳作。这几册书细黑口,四周边栏为单边,是典型的南宋建本样式。书籍封面撒金,纸叶发黄,每半页10行,行20字。从字体上看,笔画刚劲,字硬如骨,有大家风范。书中墨色历经千年,依然鲜艳,清晰可辨。

  

  

  《名公增修标注南史详节》内页